网页客服,欢迎咨询
影视圈信息
      影视圈信息
  • 圈主:jphz
  • 粉丝:1 人
  • 人气:1 关注度
      联系方式
  • 电话:
  • 地址:张店区西二路49号-1
电影4个小时,斗争4个年头!《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》诞生记
2018-02-02 09:09:48 1503
  • 收藏
  • 管理

            人生就是一场战斗!对于扎克·施奈德来说,这句话一定别有一番滋味。

     

    从全球最著名的系列电影的总设计师,到被扫地出门,作品被篡改,再到顶着冷眼与嘲笑花费数年时间奔走呼号,最终东山再起,作品起死回生……可以说,扎导的这段经历是标准的好莱坞励志剧本。然而对于剧中人,其中的煎熬与纠结,可能不是常人所能想象。

     

    如果说《正义联盟》的诞生过程是一部撕逼史,那么《扎克·施奈德版正义联盟》的诞生过程就是一部《西游记》,其曲折程度连看客们都要惊叹不已!

     

    其背后故事不仅向我们揭秘了好莱坞顶级项目背后混乱、无情的一面;也展现出执着的电影人与影迷可以为心爱的作品付出多少;当然也再次证明,世界上最好的编剧是上帝!他随时大笔一挥,就可以把可能变成不可能,把不可能变成可能。

     

    2012年7月,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崛起》上映,克里斯托弗·诺兰《黑暗骑士》三部曲完结。华纳曾希望他可以继续拍摄超人系列电影,不过诺兰决定告别超级英雄题材。他向华纳推荐了扎克·施奈德,支持他担任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的导演。

     

    扎克·施奈德执导的《斯巴达300勇士》《守望者》等片都被影迷津津乐道,华纳曾对他寄予厚望。而当他被任命为DC电影宇宙的总设计师时,相信扎导自己也是踌躇满志。他当时一定想不到,未来有一天按自己的意愿拍电影这件事竟会变得异常艰难。

     

    在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(2013年)上映后,导演扎克·施奈德概述了DC电影宇宙(DCEU)的基础,该框架围绕着五部电影,其中包括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、《蝙蝠侠大战超人:正义黎明》(2016年)和《正义联盟》(2017年)组成的三部曲。他最初的愿景是让《蝙蝠侠大战超人》成为三部曲最黑暗的一部,并让电影从那起变得更有“希望”。

     

    但2016年3月20日《蝙蝠侠大战超人》上映后表现不佳,多数批评指向其黑暗基调、缺乏幽默感和节奏缓慢。此反响让华纳开始重新评估即将上映的DCEU电影,特别是距开拍还有一个月的《正义联盟》。

     

    在早期发展中,华纳已经否决了扎克·施奈德的一些想法,包括加入布鲁斯·韦恩和露易丝·莱恩的感情戏。

     

    施奈德解释:“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布鲁斯爱上露易丝,然后意识到拯救世界的唯一方法就是让超人复活。所以他有了这种疯狂的冲突,因为露易丝,当然,她仍然爱着超人。布鲁斯对阿尔弗雷德说:‘我在洞穴之外从未有过生活。我从没想过我在这之外还有个世界。但这个女人让我觉得如果我能召集这些神,那我的任务就完成了。我可以离开,我可以停止。’当然,这对他来说行不通。”


    开拍前,扎导和编剧克里斯·泰瑞欧改写了《正义联盟》的剧本,以使其在基调上比原先计划的更加充满希望。摄影指导法比安·华格纳透露,扎导“希望摆脱系列中其他电影的风格化、去饱和、超高对比度的外貌”。

     

    2016年4月11日,《正义联盟》正式开始拍摄。

     

    拍摄期间,华纳CEO凯文·辻原特别指派DC娱乐首席创意官杰夫·琼斯与华纳兄弟的执行副总裁强·柏格前往监督,要求两人每天至少有一人出现在片场。

     

    扎导知道为什么两人会出现在片场,“你可以称之为保姆。”但他当时对此持理解态度。“我并没有太在意,因为他们并没有那么吓人。我只是感觉到了他们的想法,他们试图注入一些幽默之类的东西,并不是太离谱。”

     

    扎导曾透露,拍摄期间他对影片有过多次削减,电影基本上已“完成”,只需要再做“几次CG调整”即可。

     

    2017年1月,看过粗剪版本的凯文·辻原仍然对结果不满意,要求《正义联盟》的时长不得超过两个小时。

     

    显然,在这个阶段,扎克·施奈德的创作理念与华纳高层出现了严重的分歧,关于《正义联盟》的创作变得举步维艰。

     

    然而祸不单行。2017年3月,扎克·施奈德20岁的养女奥特姆·施奈德(Autumn Snyder)在与抑郁症的长期斗争中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     

    2017年5月,扎克·施奈德夫妇退出《正义联盟》项目。官方的说法是,由于施奈德夫妇的家庭悲剧,他们自愿离开了这部电影。

     

    女儿的去世确实是施奈德夫妇离开《正义联盟》的重要原因。在Autumn去世后,施奈德夫妇努力坚持了两个月,试图在制作《正义联盟》的过程中寻求安慰。但那时他们和华纳之间的合作已经接近崩溃了。

     

    他们意识到他们的斗争和精力需要放在家里,在其他孩子之间,在彼此之间。《正义联盟》导演剪辑版的结尾写着“献给Autumn”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扎导离开时,华纳也正经历着大变革。

     

    此时美国电信巨头AT&T收购时代华纳的计划正在进行中(AT&T对时代华纳的并购案高达850亿美元,是近年来美国最大的并购案之一,2016年宣布消息后,2018年才通过美国司法部的反垄断调查),《正义联盟》的如期上映对华纳来说至关重要。

     

    临阵换帅后,华纳决定不推迟《正义联盟》的上映日期。曾有华纳高层向媒体透露,“凯文·辻原与托比·艾默里奇希望能保住收购之前他们能得到的奖金。如果他们将影片延期上映,那他们的奖金可能会被拖到明年,那时他们可能就不在这个公司里了。”

     

    《复仇者联盟1&2》的导演乔斯·韦登接过这个烫手山芋,负责为《正义联盟》改写剧本,并进行大量补拍工作。

     

    扎导离开后,韦登拥有《正义联盟》制作的完全控制权,他为剧本增写了八十页的内容。扎导估计,韦登改写及重拍《正义联盟》的内容占比有四分之三。韦登为院线而写或重拍的场景具有明亮的调性和幽默感,并减少了扎导较黑暗的暴力成分。为了满足规定的时长,扎导拍摄的镜头被删除了90分钟以上。

     

    影片的补拍持续了两个月以上,由于多位主演正在拍摄其他商业大片,档期尤其难调,导致整个补拍花费远超2500万美元。“超人”亨利·卡维尔在补拍时还留着《碟中谍6》的胡子造型,鉴于派拉蒙的合同不允许他剃须,华纳只得增加后期成本将胡子从电影中“p掉”。

     

    2017年11月17,《正义联盟》终于在北美上映,扎克·施奈德仍保有导演署名,乔斯·韦登只署名编剧。

     

    扎导强调他本人从未看过该版《正义联盟》,对于粉丝询问的剧情问题也一概不知。他的妻子黛博拉与影片的执行制片人克里斯托弗·诺兰曾一起观看过韦登版的《正义联盟》,他们一致建议扎克·施奈德不要看。

     

    最终,《正义联盟》无论在票房上、舆论上收获的只有彻底的失败。至此,扎克·施奈德规划的DC电影宇宙也宣告破产。

     

    但影片上映后,DC粉和扎导粉们几乎立即提出了一个当时看来完全不可能的设想——由华纳放出扎克·施奈德剪辑版的《正义联盟》。此时,粉丝们甚至还不能确定扎克·施奈德剪辑版的《正义联盟》是否存在。

     

    当然,这里有一个前提——扎克·施奈德是一个以“导剪版”著称的导演(《自杀小队》大卫·阿耶也曾声称《自杀小队》存在导剪版,鼓励华纳放出来,但影迷的反响并不强烈)。《守望者》导演剪辑版和《蝙蝠侠大战超人》导演剪辑版都被公认为品质优于公映版。可以说,在这场长达数年的斗争中,扎导早早就埋下了伏笔。

     

    影迷们创建了线上请愿书,该运动在社交媒体上均使用#ReleaseTheSnyderCut#的标签。有一个人对这项请愿运动举双手支持,并且提供了最重要的“弹药”。他当然就是扎克·施奈德本人。

     

    几年间,扎克·施奈德多次公开回应粉丝,保证导演剪辑版《正义联盟》是实实在在存在的,而且他未离任时就已经拍好了绝大多数镜头。他不断地在网络上放出导剪版的剧照,提醒大家,这部电影就存在于他的电脑里。

     

    《正义联盟》的多位工作人员也对施奈德剪辑版的推出表达支持,包括演员杰森·莫玛、塞伦·希德和雷·费舍尔,以及摄影师克莱·艾诺斯、故事板艺术家杰伊·奥利瓦、摄影指导华格纳、本·阿弗莱克的特技替身李察·塞特隆。

     

    与《正义联盟》无关的电影和漫画书行业人士也支持发行施奈德剪辑版,包括电影制片人凯文·史密斯、电视制片人史蒂芬·S·迪奈特,以及漫画作家罗伯·利菲尔德、罗伯特·柯克曼和杰瑞·欧德维。

     

    粉丝们做了大量的工作,除了在社交媒体呼吁,他们还试图直接与华纳高层对话,众筹为导剪版买广告,为防自杀协会捐款……然而面对粉丝和主创的请愿,很长一段时间内,华纳都选择保持沉默。这里面的障碍太多太多,看到一部更好的电影并不是所有人的诉求。其中不仅涉及生意方面的问题,也涉及面子方面的问题。

     

    假如扎导剪辑版《正义联盟》被证明优于原版,谁要为当初打压扎导版本负责?

     

    如果假设成真,直接“篡改”扎导版本的乔斯·韦登肯定难辞其咎。事实上,因为公映版太过失败,还没等扎导剪辑版《正义联盟》被放出,乔斯·韦登就已经被打入了“冷宫”。

     

    华纳原计划筹备《蝙蝠女》,由乔斯·韦登担任导演、编剧,这一橄榄枝是在《正义联盟》之前就抛出的。但2018年2月韦登宣布退出该项目。韦登称“《蝙蝠女》是一个如此令人激动的项目,华纳/DC是如此友好团结的合作伙伴,我花了好几个月后,不得不承认,我真的想不出一个好故事。”

     

    著名扎导铁粉 Fiona Zheng 在社交网站 Vero上转发了一条乔斯·韦登退出《蝙蝠女》的新闻(标题为“韦登退出,DC超英宇宙再受挫”),并写道:“今天唯一的坏消息是,仍然有媒体认为韦登的退出对 DCEU 不利。”意味深长的是,有两位著名电影人给Fiona Zheng点赞:一个是 Clay Enos(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《蝙蝠侠大战超人:正义黎明》摄影师),另一个正是扎克·施奈德本人。

     

    2020年7月初,《正义联盟》“钢骨”饰演者雷·费舍在社交媒体怒批导演乔斯·韦登,“他在片场对待演员和工作人员恶心、粗鲁和不专业,他的行为完全让人无法接受。”此外,费舍还说两位制片人戈夫·约翰斯和乔恩·博格怂恿了韦登的行为。雷·费舍不依不饶,到了8月,华纳宣布开始对《正义联盟》的制作团队进行调查。

     

    2020年11月,乔斯·韦登宣布自己退出担任制片人、导演和编剧的HBO科幻剧集《永不者》,给出的原因是私人生活遇到很大的挑战。而此前,乔斯·韦登在接受采访时还对《永不者》雄心满满,称“已经太久没创造一个全新的幻想世界了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还有一个人可能比乔斯·韦登更不想看到扎导版的《正义联盟》,那就是华纳兄弟娱乐公司前董事长兼CEO凯文·辻原。韦登只是一个执行者,凯文·辻原才是拍板放弃扎导版《正义联盟》的人。如果扎导版《正义联盟》大受欢迎,凯文·辻原无疑将陷入“小丑竟是我自己”的尴尬境地。

     

    扎克·施奈德透露,华纳曾私下找他商量,让他同意放出未完成特效制作的导剪版。然而扎克·施奈德敏锐地嗅出其中陷阱的味道,他一口回绝,并宣称就算扎克·施奈德剪辑版《正义联盟》永远不见天日,他也不会放出一个半成品。

     

    然而谁也没想到,有一天凯文·辻原会突然离开华纳,并且是以一种非常狼狈的方式。

     

    2019年3月,华纳CEO凯文·辻原被爆出与女演员夏洛特·柯克存在婚外性关系,并且凯文·辻原疑似为了这段关系,帮助该女演员在华纳的电影中获得本不属于她的角色。不久后,凯文·辻原宣布辞职。

     

    此后一段时间内,华纳还是没有宣布为扎克·施奈德剪辑版《正义联盟》开绿灯。导演剪辑版重新上院线意义不大,考虑到高额的制作费用,剪辑版只在碟片发行显然也很亏。华纳显然要看到赚钱的机会,才会愿意再次掏钱让扎导重制《正义联盟》。

     

    当年漫威电影宇宙的成功让华纳迫不及待想要打造DC电影宇宙,而Netflix等流媒体巨头的崛起则让华纳急于打造自己的流媒体平台。

     

    2020年5月27日,华纳一手打造的流媒体平台HBO Max正式上线。

     

    在HBO Max上线的前一周,即2020年5月20日,华纳终于宣布由扎克·施奈德重制的《扎克·施奈德版正义联盟》将于2021年上线HBO Max。

     

    流媒体时代的到来,救了《扎克·施奈德版正义联盟》!扎导和粉丝们终于迎来了心心念念多年的作品,HBO Max也以较少的投入换来了一部话题之作,可谓双赢。

     

    而随着疫情在2020年席卷全球,各国影院纷纷关闭,流媒体平台迅速做大,《扎克·施奈德版正义联盟》对HBO Max的意义就更加重大。

     

    重制《正义联盟》,扎导花费了华纳约7000万美元,这些资金被用来完成视觉效果、作曲和剪辑。而扎克·施奈德没有为重制《正义联盟》收取片酬,这是他在与华纳的谈判中,获得对电影绝对控制权的筹码。


    《扎克·施奈德版正义联盟》全长242分钟,本·阿弗莱克、盖尔·加朵、雷·费舍与艾梅柏·希尔德等人均回归补拍,但这4小时的导剪版中,真正全新补拍的“新镜头”只有4分钟,“整部4小时《正联》中新拍的镜头,大概4、5分钟,也许4分钟左右吧。”扎导透露。


    扎导还强调,他剪辑的版本不包含乔斯·韦登当年补拍的任何一个镜头。

     

    扎导坚持《扎克·施奈德版正义联盟》以4:3的画幅上线,尽管这样在电视或电脑上观看时会有黑边。扎导还是希望该片有一天能在大银幕上与观众见面。

     
    2021年3月19日,《扎克·施奈德版正义联盟》正式上线。这个版本是否优于当年的公映版?扎导和影迷们花了数年的时间去斗争是否值得?看过电影之后,答案自然会在你的心中。


    上一页:没有了 下一页:没有了
    全部评论(0)